相关文章

辽宁营口老太认父事件续:杨子荣养子不予理睬

  记者赶赴山东荣成和牟平调查“认父事件”,杨子荣的养子杨克武针对杨秀英“认父”一事说:时常有人自称是杨子荣亲属,我们不理他们

  营口老太杨秀英认为其父是英雄杨子荣一事,在山东荣成和牟平两地掀起轩然大波

  山东·荣成 家乡人确信文言即子荣

  在荣成市俚岛镇(原马道乡)金角口村,村妇女主任和两名站在路旁的村民得知记者询问杨文言的事情后,几乎异口同声地说:“你们是来了解杨子荣的事吧,我带你们去村书记家,他清楚这件事。”

  孙兆亭是这个有着600多人口的小村庄的负责人,现任村书记的他也是今年年初杨秀英认父事件中的见证人之一。他详细地讲述了杨秀英认父事件的经过。据他称,杨秀英是金角口村人,她的父亲确实是杨文言。根据杨秀英几次回村提供的情况,尤其是杨秀英从黑龙江省杨子荣纪念馆带回来的杨子荣的照片,村里的老人一致认为杨文言就是杨子荣。

  更为重要的是,孙书记还从村里的一些老人口中得到一个重要线索,那就是当初国家有关部门组织的调查组曾经来过荣成寻访杨子荣家人。在由金角口村出具的说明材料中,清楚地写着这样一段话,“据当事人回忆,1966年至1969年期间,上级有关部门组成调查组来过胶东荣成等地,也来过金角口村,寻找杨子荣弃在该地区的一个女儿。”下面盖着村委会的印章,时间为2004年4月25日。孙书记解释说,这份证明材料是经村里仔细研究后一致认可的,它代表村委会的意见。最有说服力是,同村和杨文言年龄相仿的一些人更是认为,照片上的杨子荣就是杨文言。

  杨文言擅长口技

  金角口村村民还给记者提供了一些线索,今年已经84岁高龄的村民车相贵老人曾和杨文言有过接触。老人的身体还很硬朗,听觉有些不好,但当记者提起“杨文言”时,老人显得很兴奋,足以证明杨文言留给他的印象之深。“我们以前经常一起‘站’(当地方言,玩耍的意思),他口技好,会唱京剧,一套乐器一听就会。”

  老人给我们讲了一个故事。那是杨文言还在为雇主扛活的时候,有一天,杨文言在南山的地里锄苗干活。当时玉米苗长得很高,杨文言一边干活一边模仿着各种乐器演起了京剧。正巧临近的燕泊村几个老者从附近经过,几个人听到一阵阵悦耳的乐器声响,还以为金角口村开了大戏(按照当时的习俗,金角口村经常在逢年过节时请人唱大戏),便顺着声音寻找。最后当他们在玉米地找到了杨文言时,几个人还不相信,便让杨文言现场来一段。杨文言随便来了段口技表演后,几个人纷纷伸手称赞:“真有你的,我们服你了。”

  车相贵老人在讲述杨文言当初模仿口技时,眉开眼笑,“杨文言风趣幽默,非常诙谐。我在村里曾亲耳听过他的口技。”村书记孙兆亭告诉记者,他听说杨子荣的口技很好,模仿能力也很强,而且风趣幽默,这些都与杨文言相似。

  认父决非易事

  原金角口村民政主任杨文举为了帮杨秀英寻找生父,特地找到了上级部门。但是,杨文举认为杨秀英认父决非易事,因为有关部门已经认定了,他们的认定决不是没有依据的。杨文举说,1985年,杨秀英来找过自己,他便带着杨秀英找到了当时在荣成县民政局负责协助查找过杨子荣的亲属郑秀峰。郑秀峰曾经代表荣成到附近的牟平参加过杨子荣亲属落实情况大会。杨文举说,郑秀峰曾告诉他,国家派出很多调查组在胶东地区寻找杨子荣的亲人,当时也曾到过荣成,但是因为当地没有充足证据。而牟平方面的证据相对确凿,所以杨子荣的事情已经落实在牟平毫不意外。

  对于杨文言是不是杨子荣?杨文举不愿发表评论,但是他还是对杨秀英的认父事件表示了担忧,虽然没有肯定杨文言就是杨子荣,但是他认为,现在结论已经形成了,而且有很长时间了,想要重新认定的可能性极小。

  老宅“风采”依旧

  冒着蒙蒙细雨,记者来到金角口村的杨文言老宅。房屋虽然几易其主,但仍旧坚固。现在的房主是3年前搬来的唐淑卿老人。如今这栋带着明显的当地风格的茅屋已经经历了数十年的风霜洗礼,青色的条石和深灰色的茅草屋顶,一切显得简朴而又带着浓浓的山东风情。唐淑卿老人说,这样的房子冬暖夏凉,房子以前是杨文言住的。现在他的家人几乎都不在了,只有一个女儿还在四处寻找自己的父亲。关于杨文言是否是杨子荣一事,老人也很关心。

  山东·牟平一提杨子荣 全城都骄傲

  6月7日,记者来到了烟台市牟平区,这里是国家认定的杨子荣的故乡。记者在街头随便拦住一个行人询问“杨子荣”的事情,无论学生、老者还是出租车司机、路边商贩,都大声告诉记者,杨子荣是他们心中的英雄。这里是他的出生地,他们为此骄傲。

  在文化路和南华街交汇口,牟平影院的对面耸立着一座高大的纪念碑,杨子荣的塑像栩栩如生地坐落在那里。正在碑下休息的一位老者说,碑是1990年立的,为了纪念杨子荣,这里也改名叫杨子荣广场。

  探访杨子荣故居

  记者来到杨子荣的家乡——牟平区宁海镇 峡河村时,远远地看见东北方向的山顶矗立着一座高大的杨子荣英雄纪念塔。记者走近后,发现塔下正在紧张地施工,几台推土机已将山坡的一侧推平。据山里林业站的负责人介绍:“这里要新建一座杨子荣纪念馆,到时要将位于牟平区王贺庄村的杨子荣纪念馆搬到这里来。此处施工已经3年了,马上就要完工了。”

  进了村,村委会的人将国家有关部门已经认定了的杨子荣的嫂子唐淑玉家的地址告诉了记者。在63岁的村民秦丕勤老人的带领下,记者来到了一座看上去有上百年历史的老宅前。两位老妇正在屋里看着一台黑白电视机。电视机的音量开得很大,秦丕勤老人告诉记者,其中一位花白头发的老人就是杨子荣的嫂子唐淑玉,她已经83岁了,耳朵不太好使。

  当记者向唐淑玉问起杨子荣在家时的一些事情时,唐淑玉连连摆手说:“我是17岁时嫁到杨家的,那时杨宗贵(国家有关部门认定的杨子荣的原名)20岁,因为我到杨家时间不长,也不四处走动,加之杨宗贵很快去了东北,对他的事情,我记不太清楚了。”但是,唐淑玉告诉记者,她现在居住的老宅就是当年杨宗贵住过的房子。记者注意到,这是三间房,现在只有一间住人。

  杨克武回应认父一事

  根据杨家人提供的地址,离开 峡河村后,记者来到了位于牟平区王贺庄村杨克武的家。杨克武,58岁,杨宗贵哥哥杨宗福的儿子。听说记者要来采访,他很早就在门口迎接了。

  提起杨子荣,杨克武告诉记者,他原名应该是杨宗贵。听老人说,叔叔在家乡的时候性格文静,小时候也念了几年书,大家对他的印象都很好。他爱听故事,常常在村里的井院听老人说“三国”。他也比较细心,十三四岁时就去了东北,当过矿工,伐过木头,传说他在东北还给人看过场子。但是,有一次干活时,他的老乡被老板打了,他就打了老板,之后就不干了,又回到家乡。后来他跑过船,29岁时参了军。

  杨克武说,叔叔参军时并未直接到东北,而是在山东莱西市培训,后来在龙口上船去了东北。据老人说,他当初报名参军时写的名字就是杨子荣。1969年前后,国家落实政策,就认定叔叔杨宗贵就是杨子荣。

  杨克武说,在那之前,调查组1966年就来过,但没有落实,当时来了很多人,在整个胶东地区寻找杨子荣的亲属。后来他们在杨子荣战友那里找到了一张军区表奖时拍摄的合影,并通过技术手段将杨子荣的照片放大,拿着这张照片来到牟平,当时谁也不知道调查组要调查谁,在没有准备的情况下,当地的老人一看照片,一眼就认出来,“这就是杨宗贵啊。”后来杨宗福(杨克武的父亲)一看照片就哭了,说这就是自己的弟弟。之后,杨子荣被认定为杨宗贵。

  杨克武说,叔叔牺牲时,家里人不知道。而他在离开家时,已经结婚,妻子叫许万亮,他们有个小女孩,但不到1岁就夭折了。后来,他一直没有音信,直到有一回村里从外地回来人说,有人在东北看到过杨宗贵,好像当了土匪。这下,许万亮竟成了土匪的家属,为此还在村里挨了“枪把子”(枪托)。

  1951年,许万亮过世,因为没有子女,在奶奶和父亲的主持下,杨克武被过继给杨宗贵,替婶婶许万亮送终。杨克武就成了杨宗贵的养子。

  对于杨秀英认父一事,杨克武不是很在乎,因为以前也有人自称是杨子荣的亲属,找过杨克武。他认为,一切都应以事实为依据,决不能为了什么而去争英雄,这本身就是不道德的事情。杨克武告诉记者:“时常有人自称是杨子荣的亲属。杨秀英认父的事情,也曾和我们联系过,但我们不去理他们,事实就是事实,谁也改变不了,这是国家落实的。我们的亲属成了英雄,我们都很自豪,从未想过别的什么。”

  据记者了解,昨日,杨秀英已经离开辽宁营口,再次为认父一事赶往山东。同时,杨秀英的律师也已经赶到黑龙江省牡丹江市取证。记者近期将继续奔赴北京、黑龙江等地,就杨秀英认父事件做进一步调查采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