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关文章

1分钟停取车 营口民企研发最快立体车库

  营口,沿海产业基地管委会的大院里,新立起一栋10层高的建筑体。咋一看就像居民楼,白色墙体,有4个单元门。但是,楼顶上巨幅牌子上“盼盼立体车库”几个大字则显示,这并不是一栋普通建筑物,而是一个智能化立体停车场。这套耗时8年、投资1700万的立体车库技术在经历了“九九八十一难”之后,终于迎来了第一单的交付使用。研发设计者柴英毫不掩饰骄傲之情,他说已经做过国际查新报告,自己的技术平均耗时只需要50秒钟,远远超过德国和日本的同类技术,而国外最快也得2分多钟。

  即将交付使用的前一天,柴英和员工们仍然在沿海产业基地管委会的施工现场忙着做最后的测试。眼前这个庞然大物,看起来就像给汽车住的高层住宅,标准的“一梯两户”。形象地说,就是中间一个“泊车电梯”,每层两边各有一个停车位。 10层高,4个单元,共计80个车位。

  试驾开始。只见单元门一开,司机驾驶汽车驶入“泊车电梯”,然后停车、走到门外,拿起序号为“601”的白色门禁卡,对着大门旁的感应区轻轻一刷,“泊车电梯”开始工作。升至六层后,稍作停留,接着平移装置启动,车被平移至左侧1号车位后,“电梯”下行至一楼,完成泊车。整个流程耗时50秒,而且操作安全便捷。柴英说,他们做了国际和国内查新,相对于德国、日本等国家,他研发设计的这套立体车库技术,在停取车耗时和操作便利性上全球第一,平均停取车时长只有50秒钟,而国外最快也得两分多钟。国内一些已经投入使用的立体车库,甚至耗时超过十分钟。不仅耗时短,相比于国内其他立体车库按键式操作难度大、容易出错的问题,柴英设计的这套技术则采用“傻瓜式”操作方式,用户只需完成停车和刷卡这两个基本动作即可,十分简单便捷。

  然而,这套目前全球耗时最短、操作最便捷的立体车库研发之路却相当漫长,长到柴英至今都有一种不敢回首的后怕。他说,如果回到8年前,再让他选择,说什么都不会再做立体车库啦。因为付出的太多太苦,简直就像经历了“九九八十一难”。

  “九九八十难”的研发路

  说起自己立体车库的成功,柴英很欣慰但也很清醒。他说,别看现在成功了都是欢声笑语、鲜花掌声,可是当初真像掉进无底黑洞一般,看不到希望,“深不见底的感觉,不知道什么时候是个头啊!”

  这条让人后怕的研发之路,开始于8年多前的北京奥运会。当时,经营着一家轧钢厂的柴英,小日子过得还算不错。但由于工厂属于涉污企业,在奥运前夕被勒令停产。终年忙碌的他只好乘着歇业的日子,陪着妻子孩子去日本旅游。在日本期间,家人都去旅游购物,柴英却把时间用在考察日本钢结构行业上,因为他深知自己的企业迟早要进行转型。偶然中,柴英发现了新奇事,“楼下的汽车都是摞着停放的,得有个3-4层,我一下来兴趣了,这不是钢结构做的嘛! ”好奇心驱使下,他连看了3天,认为自己基本搞明白了技术的运行原理,“当时就觉得这个东西自己也能做。”

  回国后,柴英撸起袖子就开始干了。先是查找资料,了解立体车库缘起、发展以及国内的应用情况。他发现,无论中外,立体车库都面临着存取时间长、操作复杂的弊病。“现有技术的弱点就是我创新的切入点。”

  柴英开始研发试验。但是,事情远非当初想得那样。“我以为只要解决了上升和平移问题就可以啦。真的着手做了,才发现按下葫芦浮起瓢,问题接踵而至,很多技术瓶颈难以突破。”最难的莫过于解决停取车时间过长的问题。据柴英介绍,原有托盘式和梳齿式平移,最大的弊病就是耗时,“我就想,能否有第三种解决方式!”不走寻常路的他从工业生产线中获得启发,在突破了50多个技术节点和不下百次的实验后,终于设计出一套类似工业生产线的“滚道式”平移方式,解决了耗时过长的问题,这一过程花了两年多时间。当第一台样机完成后,本以为曙光就在眼前,可谁知测试时却遇到了车胎卡在滚道上的故障,“没有估计到存放时车胎撒气变瘪的情况。软塌塌的车胎很容易卡进滚道里,要是遇到存取车过多的情况,势必会引发各种混乱。没有办法,只好推倒重来。”随着投入的精力和资金越来越多,柴英越陷越深,可成功却遥遥无期。“我媳妇劝我,要命吧,咱不搞这个啦!可我铁了心,就算死也要趴在这业务上死。”如着了魔一般,柴英停了钢结构业务,把所有的人员都投入到新产品的研发实验上。

  屋漏偏逢横祸,2015年的春夏之交,柴英的母亲和妻子在86天内相继去世,这对已经苦苦坚持了7年多的他来说,无异于釜底抽薪,失去至亲的痛苦和内疚深深折磨着这个东北汉子,“内疚啊,搞研发疏于照顾家人,尤其是媳妇这些年陪着我一起苦熬,必须有个交代告慰离去的亲人啊。”他横下一条心发誓要继续完成未尽的研发梦。

  在妻子离世一个月后,柴英带着团队终于攻克了立体车库的研发制造。但成功的滋味真是五味杂陈啊,用他的话说,除了欣慰,更多的是心酸。经历了千辛万苦、生死离别,走过了“九九八十难”,他终于看到了曙光。

  最后“一难”伯乐难求

  西天取经须过“九九八十一难”,研发成功后,柴英还差“一难”, 也就是产品的推广落地。

  为了让产品得到应用,柴英跑了很多地方。先和营口一些医院、自由市场等人流量密集的地方商谈,未果。于是,他又走出营口寻找市场,沈阳、大连、北京各处跑,但都是感兴趣的多,买单的没有。四处碰壁的过程中,柴英发现了问题的症结。据他分析,“市场顾虑主要来自于政策和规划。政策上,投资和审批缺乏明确政策支持;规划上来说,立体车库属于临时建筑还是特种设备难以界定,导致用地、管理等一系列问题难以解决。”再者,停车难虽然是社会普遍难题,但是面对这样的新生事物,老百姓的了解、信任和接受度都是问题。因此,尽管产品技术先进,也没少费心思在市场推广上,但就是没有单位敢花巨资去尝试建这个东西。“后来,我们想了个办法,提出来机器由我们提供,对方只要提供土地就行。就这样,还是没有人敢接受这个新事物。”

  眼看着市场应用迟迟打不开局面,柴英心急如焚。技术领先是有窗口期的,如果不能迅速推广、占领市场,随时都有可能被更新的技术替代。于是,他想到了最后一招,“我去找政府寻求帮助。”柴英提到的政府,就是自己企业所在地的主管部门--辽宁(营口)沿海产业基地管委会。他先是找到了管委会领导,将自己多年的艰辛研发、自有技术的先进性以及目前市场推广遇到的困境等情况进行了汇报,并请求能否在产品应用上给予支持和帮助。管委会领导听取汇报后,立即开会讨论并很快决定:采用柴英的设备和技术,在管委会大院内建一座能容纳80个车位的立体停车库。这既解决了工作人员停车难的问题,更为重要的是扶持了辖区内创新型企业的生存发展。不仅如此,管委会领导还向营口市政府以及市发改委等部门汇报了立体车库应用面临的规划难题,经相关部门研究后确定,将该产品定位于特种设备,这从根本上解决了柴英和企业面临的政策规划之困。

  对此,经历了“九九八十难”都咬牙挺过来的柴英感动至极,“政府给我们打样托底,那些观望的潜在用户自然就打消了疑虑。长春、贵阳等地的政府人员都先后来管委会院里观摩过我们的产品,反响相当好。管委会在最后一公里雪中送炭式的帮助,我和企业没齿难忘啊!”据悉,这也是沿海产业基地管委会在狠抓营商环境建设、着力解决“最后一公里”问题中遇到的典型案例。“据我了解,园区里好些家民营企业都得到了管委会的扶持和帮助,我的问题更棘手,因为面临着政策规划之困啊。但是问题解决了,这确实可以看出,我们这里的政府敢于突破和勇于创新的意识和作风。”在当地政府的帮助下,柴英立体车库研发路上的最后“一难”终于得到顺利解决。

  投之以桃报之以李。为了感谢政府的帮助,柴英还现身说法帮着当地政府招商,联系了广东的一家生物发电企业到沿海产业基地投资。目前项目进展顺利,“管委会这么支持我,我也应该为政府做点力所能及的事情。”柴英说,经历过痛苦和艰辛之后,深刻的感受到:企业的发展除了自身的努力,离不开环境的共生,他愿意为大环境的改善付出自己的一份努力。

  据悉,目前,柴英的立体车库项目已经与长春、北京等地客户签订了合同订单。